应急装备资讯

国家林草局督查专员:加大风力灭火、水灭火、空中灭火新装备研发

2020-06-05 15:37:59

“枝繁叶茂一百年,化为灰烬一瞬间”,火灾是森林的大敌。近年来,因全球气候变暖等原因,全球森林火灾呈上升趋势,成为当今发生面广、危害性大、时效性强、处置救助极难的自然灾害。据不完全统计,世界每年发生火灾约22万起,过火森林面积达640多万公顷。

我国是森林草原火灾严重的国家之一,特别是春季和秋冬季森林草原火灾发生率较高。改革开放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和社会各界努力下,我国森林草原防火工作有了长足发展,森林火灾损失大幅度下降。2019年,全国共发生森林火灾2345起,其中重大火灾8起、特大火灾1起,受害森林面积约13505公顷。

森林草原火灾防控任重而道远。我国在森林草原火灾防控方面做了哪些努力?有哪些成功经验?运用卫星、遥感、地理信息系统等新技术新手段在森林火灾监控方面发挥了哪些作用?下一步森林火灾防控面临的挑战和措施又是什么?为此,记者采访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森林草原防火督查专员王海忠。这位在森林防火战线工作了近十年的督查专员,曾多次前往火灾一线指导火灾扑救工作,并深入重点林区调研督导,对我国森林资源生态分布和森林防火工作现状非常熟悉,亲眼见证了我国森林防火工作的发展历程。

记者:国务院机构改革组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后,国家森林防火工作机制做了哪些调整?近年来,我国在森林草原火灾防控方面,取得哪些成效?

王海忠:2018年机构改革前,国务院林业主管部门负责全国森林防火的监督和管理工作。国家林业局下设森林公安局(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预警监测信息中心),承担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日常工作,以及打击涉林刑事犯罪、行政执法、森林防火和林区社会稳定等。

按照中央最新确定的“三定方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主要负责森林草原火灾的预防和火情的早期处理,森林火灾的扑救职能划入应急管理部。

近年来,我国逐步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森林防火发展道路。1987年5月6日发生在大兴安岭的那场特大森林火灾,夺去211条鲜活的生命,烧毁100多万公顷森林。惨痛的教训也是警醒的开端,正是这次森林火灾,成为我国森林防火史的重大转折点。

经过30多年的发展,我国森林防火工作形成了非常科学的体系。

一是在制度上,我们有两个强有力的抓手,即国务院2008年修订的《森林防火条例》和2012年颁布的《国家森林火灾应急预案》。这两个制度文件,把我国森林防火工作数十年的成功经验和行之有效的做法用法规形式固定了下来,这是做好我国森林防火工作最重要的制度保障。具体来说,按照《森林防火条例》和《国家森林火灾应急预案》规定,我国森林防火工作实行地方各级政府行政首长负责制,省长、市长、县长、乡长各级行政首长是森林防火第一责任人,一旦发生火灾,就要倒查责任,防火工作不力的省市,地方行政领导要被国家森防指约谈、追责。

二是森林防火力量充足。预防和扑救森林火灾,是世界各国防灾减灾的重要内容。我国有6万多名森林公安民警,2万名森林消防队员(原武警森林部队,现国家综合性救援队伍),全国还有大概13万人的地方专业扑火队,以及60多万半专业扑火队伍,100多万生态护林员,他们利用科学的火灾防控手段,铸起一道森林防火之墙,守护了祖国的绿水青山。

正是抓住了森林防火工作的根本(制度、力量),近10多年来,我国森林防火减灾成效显著。从2011年到2019年近10年的森林火灾数据来看,我国年均森林火灾从1万多起降到3000起左右,其中99%以上都是较大以下火灾,森林火灾受害率为千分之零点四,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防控成效十分显著。

记者:今年“春防”以来,大大小小的森林火灾就有几百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关乎人民切身利益的“绿水青山”我们怎么保?国家林草局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王海忠:森林草原防火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同时也是一项政治任务,社会稳定、生态文明建设和社会民生都与防火工作密不可分。但森林火灾、特别是重特大森林火灾的处置为世界性难题。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共发生超过450万起森林火灾,每一起的焚烧面积都在一平方公里以上,为2001年的2.5倍。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各地不断加大森林资源保护力度,森林防火形成了以政府为主导,各部门齐抓共管的格局,森林火灾防控水平不断提高。以东北的吉林省为例,已经40年没有发生重特大森林火灾。总结经验发现,他们有一套完整的预防体系,包括机构、队伍、力量建设,以及运用卫星遥感技术、地理信息系统、视频监测预警等先进信息化手段,形成空中、地面、高山瞭望等立体配合的一套全方位监控监测体系。举个例子来说,在东北林区地势较高的单位场院里,都会有一面按火险等级高高悬挂的旗帜,从低到高分为蓝色、黄色、橙色和红色。当地老百姓每天要“见旗行事”“看旗用火”,如果这天升起来的是红色旗子,就意味着当前火灾风险极高,坚决不能用火,包括做饭用火。从预防上来说,这样的旗式,变人盯人为自觉行为,旗子就是发令枪,当地百姓也都自觉遵守。此外,风险等级高的天气里,不仅不能动火,有的地方还会直接拉闸限电,这样就有效减少了人为火灾的发生。

2020年春季以来,我国大部地区特别是西南、华南等地气温偏高、降水偏少,森林草原火险等级居高不下,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各级林草部门面临疫情、火情双防双控的严峻形势。春防以来,国家林草局先后4次召开全国林草系统电视电话会议,多次下发专项通知,全面安排森林草原防火隐患排查、疫情防控等工作。会同应急部组织野外火源专项治理行动,扎紧扎牢防火巡护、火源管理等森林草原火灾预防全过程防控链条。同时,分别召开了南方、北方林草系统视频调度会,通报重点地区火险形势,分析会商火情动态,紧盯重点时段,科学指导重点火险区的因险设防、因灾而动。指导地方100多万护林员护草员进行巡山护林,严格管控火源,广泛开展防火宣传活动,提高全民防火意识,营造浓厚的防火氛围。此外,还组织国家林草局所属的15个森林资源监督专员办开展了专项防火督查,会同应急部对北京、河北等十多个省市区联合开展防火督查,坚决整治防火隐患,严格实行24小时防火值班制度,督导各地值班情况,实时掌握火情信息。动员林草系统专业、半专业森林防扑火队伍适时集中住宿,严阵以待,及时处置突发火情,努力做到“打早、打小、打了”。全力配合应急部门开展火灾扑救。在应对今年春防期间北京、山西、四川等地突发森林火灾中,国家林草局先后派出了7个工作组参与协调指导扑救,并且紧急调拨了价值1000多万元的装备、物资用于火灾扑救,全力以赴抓好森林草原防火工作。

记者:从4月9日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近十年已查明火因的森林草原火灾中,人为原因引发占到总发生量97%以上。请介绍一下我国森林防火采用了哪些方法和技术手段,做到山有人看、林有人护、火有人管、责有人担。

王海忠:森林草原火灾是受人为的因素影响较大的自然灾害。近期山西、四川、云南、山东等地发生的火灾,多数都是人为因素引起。如何达到早发现、早处置?根据国际上防火工作管理的经验,以及我们这么多年来森林草原防火工作的实践,主要采取了以下方法和技术手段。

第一,在火源管控上,主要延用传统的管理模式,利用各类责任制度、管理规定,以及死看死守等手段,在重点时期、关键时段守住野外火源管控的第一道防线,紧盯地头、路口、村边,实现瞭望哨联防联控,达到“封住山、看住人、管住火”的目的。

第二,在预警预报方面,充分应用现代科技手段,通过气象分析、专家研判,准确掌握哪些地区近期高温、干旱,大风天气增多,及时发布高森林火险警报、信号,预警当地科学采取防控手段,防患于未然。

第三,在监测报告方面,一方面在林区制高点设置火情瞭望台,通过望远镜在山上瞭望,发现火情,及时报告;另一方面发挥100万生态护林员的作用,通过网络将生态护林员手持终端与后台护林员管理系统相连接,随时掌握每片林地情况;同时,还运用卫星监测、飞机巡护等手段,包括北斗卫星、高分卫星数据等现代新兴技术,及时发现热点和火情,有效做到“早发现、早处置”。

总之,天上有卫星、空中有飞机、山上有瞭望塔、视频监控,地面还有大量护林员巡护,加上各个卡口人员的严防死守,形成了一个空天地立体化监测控管网格,进而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扑灭”。

记者:目前我国森林防火需要在哪方面进一步加强?还面临哪些挑战?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王海忠:自然资源部陆昊部长多次强调,“打小火就是防大火”。总结这些年的主要做法,森林防火工作的核心就是要坚持“预防为主,积极消灭”的工作方针,把火情控制在萌芽阶段。当前,我国森林防火还有不少薄弱环节,一是森林防火基础设施还比较薄弱。虽然国家投资力度在逐年增加,却仍无法满足需求。就路网密度来说,东北、内蒙古国有林区每公顷林地中只有1.8米路(欧美等发达国家达到20-30米/公顷),队员要背着风力灭火机,抬着水泵上山,扑火作战非常困难。二是森林防火的压力越来越大,我国每年新增造林面积1亿亩,原始林区的生态越来越好,地上的可燃物也越积越厚,森林防火压力越来越大。三是科技研发能力不足。上世纪80年代打火使用的风力灭火机和二、三号工具,目前仍属最主要的扑火用具,一直没有更高效的新产品替代。一旦着大火,火上了树冠,人员无法靠近,这些手段就都不能用了。四是用于森林防灭火的飞机数量偏少。全国能吊桶的飞机不超过50架,且受气候、风力等条件限制多,不能满足应急之需。

当前,森林防火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全民防火意识亟待提高。每到森林防火的关键期,国家、政府及相关部门出动大量人力到重点省区、林区去督促、检查,基层一线也出动大量人力到田间、地头、山头、路口去堵,就这样防也难免百密一疏。虽然林区的百姓防火意识较高,但也还是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着过火的地方老百姓知道火厉害,没着过火的地区群众还普遍存有侥幸心理。

森林草原防火工作永远在路上。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调整完善森林草原防火工作体制机制,坚持需求导向,加大高新技术尤其是遥感卫星、无人机、雷达监控等的推广应用,提高早期火情发现能力,加大风力灭火、以水灭火、空中灭火新装备研发,围绕森林草原火灾预警监测、特殊山地林火扑救、扑火队员安全、森林可燃物调控、雷击火防控等方面开展基础理论、实用技术开发推广研究,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加强火灾防范和火情早期处理工作,最大限度地减少火灾损失,全力维护国土生态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